洞头海盗往事及抗盗家族史实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14 16:49:27 编辑:月月 字体:

  王和坤

  洞头列岛地处浙南沿海,地理位置特殊,是海上南北交通的要津,这里风景优美,但地势险要,外载海洋,内姿三江,故而历代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有“我得之可以堵守,盗得之可以为巢”之说。

  自明朝洪武年间开始,倭寇开始侵扰洞头列岛,特别是半屏、大瞿、南策等岛屿更是受海盗们的青睐。在洞头的半屏山有个地方叫“白鹭门”,乍听,人们会以为在这个海岛上每年会有很多的白鹭,顾名思义叫“白鹭门”,但事实却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美好。

  据雍正十年《特开玉环志》三盘山图记载,当时的白鹭门叫“白脑门”,据老人代代口口相传,大约于明朝中后期在这里曾发生过几次激烈的岛民抗击海盗的战斗,海滩上白脑遍地,故名“白脑门”。光绪年间当玉环厅再次撰写《玉环厅志》时,因白脑门的名不雅,故而谐音为“白鹭门”。所以“白脑门”可以说是海盗侵扰洞头人民最早的历史记载。康熙廿三年(1684)清政府开“海禁”,并派员在沿海诸岛整顿徙民;雍正六年(1728)玉环厅同知张坦熊下令驱逐流民,招徕良民开垦;清乾隆二年,清政府派官员至大门等岛整顿移民,从而形成了清以来第一次移民高潮。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由于连年战乱频繁导致百姓民不聊生,迫于生计,有些人自甘堕落沦为了海盗,于是嘉庆年间盗贼肆起。从嘉庆元年至咸丰年间浙南地区最少有22股海盗在侵扰沿海渔民,甚至攻劫渔村,其中侵犯洞头列岛的有蔡牵帮、水澳帮、补网帮、鸭蛋帮、广艇帮等,其中最着名的要数同安的蔡牵帮。

  蔡牵(1761~1809),福建同安人。是清中叶以后最臭名昭着的海盗,他的船帮驰骋于闽、浙、粤的洋面,劫船越货,封锁航道,坐收“出洋税”,没有他的令旗,商船休想平安通行。

  据光绪版《玉环厅志》记载:“嘉庆三年,蔡牵寇三盘,势甚猖獗,义民叶吉,治团练、乡兵,驾勇船与温标舟师协力攻击,长子武生朝阳筹办军粮,次子逢阳管驾义艘,节次获盗,沿海藉以稍安。”

  该文所记载的义民叶吉、武生叶朝阳及叶逢阳指的是中仑叶氏家族的叶德吉、叶高达和叶高记父子三人。据洞头《佛岭派叶氏宗谱》记载,叶德吉,字必昌(1755~1822);叶高达名造,字朝阳(1777~1836);叶高记,字逢阳(1788~1812)。当蔡牵帮来犯时,叶德吉毅然“独输巨资,募勇设船,匪虽潜踪,而家产荡然,不知惜焉”。叶德吉长子叶朝阳为武生(1),主筹办军粮,次子叶逢阳则驾驶勇船,带着乡兵协同温标舟师,全力攻击海盗蔡牵,在数次的作战中剿灭了不少的海盗,让洞头的父老乡亲过上了一段相对较安稳的日子,为此被特授为“武信郎”。

  据《瀛洲笔谈》记载:“嘉庆六年五月十九日,蔡牵帮盗船七十余只,由北麂外洋停泊三盘,旋即超驶窜闽。八月十六日,定海、黄岩二镇兵船会剿蔡牵于三盘洋,攻获盗船二只,生擒盗匪沈秋等十五人。七年三月二十九日,蔡牵帮盗船三十余只由闽窜浙,分为二帮,一帮十九只,由大瞿外洋抵三盘;一帮十一只,由竹屿洋过北;七月初六日,温州镇兵船由南洋驶至大鹿、鸡冠山一带搜捕……蔡牵盗船四十余只窜至潭头外洋。八年闰二月初二日,蔡牵盗船三十只从北洋至南排洋寄碇,经黄岩镇兵船攻击,四散逃逸;九年九月初六日,蔡牵盗船五十二只,由北驶至三盘。”

  从上文可看出,蔡牵虽然嚣张,但也经不起官民联合抵抗,此时的蔡牵帮已成为过街的老鼠,走到哪里就在哪里挨打。嘉庆己巳年(1809)八月,蔡牵与清军闽浙水师连续交战于浙江渔山外洋,遭清军围击,寡不敌众,发炮自裂座船,与妻小及部众250余人沉海而死,蔡牵帮海盗自此剿灭。嘉庆壬申年(1812)年叶逢阳在一次出洋巡哨时遭到其他海盗帮的袭击,英勇牺牲,时年25岁。

  此时的洞头,海盗帮抢劫、杀人已愈演愈烈,这些海盗在嘉庆五年(1800)至道光十五年(1835)陆续骚扰洞头岛民,许多相对繁华的岙口根本无法安生定居。据东沙《徐氏宗谱》记载,嘉庆十五年(1810)徐琴公妻偕子徐光辉、徐光耀由福建同安乌坭乡转迁三盘后垄,但由于后垄受海盗影响太大,无法正常生活,故而转迁东沙港。

  时间转逝近半个世纪,到了清咸丰年代。咸丰是清朝第七位皇帝,也是清朝以及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手握实权的皇帝。但此时的大清帝国内忧外患,先后爆发了太平天国运动以及第二次鸦片战争,国家再次陷入混乱的局面。不仅如此,咸丰年间自然灾害频繁,浙南地区首当其冲。据《中国气象灾害大典?浙江卷》记载:“咸丰三年(1853)六月,台州大风雨大水;玉环楚门风雨连旬,拔木淹禾;平阳十八日飓风大作,二十九日平地水深六、七尺,田庐被淹,低田无收;咸丰五年(1855)永嘉、瑞安、平阳,七八月两次飓风海溢,瑞安、平阳人畜淹没甚多……”正谓天灾人祸、民不聊生,洞头在历史上对天灾虽记载甚少,但据历代口传,咸丰三年洞头突发龙卷风,局面一片混乱。在这样的情况下海盗更是瞅准了机会乘虚而入侵扰洞头列岛。

  那么当时的这些海盗到底有多凶残?据洞头《济阳郡蔡氏宗谱》记载:“咸丰丁巳年(咸丰七年,即1857)后坑蔡氏宽柔、宽鼎、宽味兄弟三人在大瞿采薪,俱被贼擒,敲金,无资赎回,公云:“兄弟须放回事亲,我愿死尔手”。贼遂杀之,此人世诚罕有,故志。”相信所有的读者在看完这段文字以后,最大的感慨就是:此人真是义士,能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兄弟的安全,试问这在现代社会谁能做到?但从上文中我们也看到了当时海盗凶残的嘴脸,为了赎金他们能杀人越货,给当时混乱的社会又增加了一些恐怖的气氛,而当时清廷的八旗和绿营已严重腐化,扰民有余,不足以御敌,故合州知州龚景瀚上《坚壁清野并招抚议》,建议设置团练乡勇,令地方绅士训练乡勇,清查保甲,坚壁清野,地方自保。办团经费均来自民间,且由练总练长掌握。就这样,一支地方的武装力量出现了,它不仅有效地保护了地方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同时也大大地减轻了朝廷抗击海盗的压力。

  据《玉环厅志》记载:“咸丰六年六月十二日,闽盗林川驶船十余只至三盘,攻劫东沙,团练生员陈建章督同勇首陈凤泰(3)等水陆兼御,鏖战多时,牵获盗船二只,盗伙溺毙无算。十九、廿一等日,盗目林振驾船八只,连日攻山,陈建章集八岙团丁协力会击,斩获盗伙林标、林阳、林项首级三颗,解送到案。同知黄飞饬鸡冠山团勇乡宾陈道珠、陈学孚、督带勇船会同大麦屿水勇船数只,星夜赴三盘协力擒剿,尽歼其类。”

  以上一段文字讲的是咸丰六年福建广艇帮海盗林川侵扰东沙港,百姓拼死保卫家乡的故事。文中有东沙团练生员陈建章、勇首陈丰泰二人的记载,那他们到底是何等人物,能号令八岙的团丁抗击海盗呢?接下来我们走进陈氏家族看一下。

  据洞头县《陈氏宗谱》记载:陈前妹,洞头县东沙村妈祖宫人,榜名建章(1806年~1889),讳允昭,号朵云。道光壬辰(1832年)科硕士宗师考取泮(庠生)第三名。清光绪三年与绅耆洪濬、林凤鸣等十二人向欺压百姓、贪污盘剥的“粮书”叶周华抗议,并上书玉环厅,玉环厅于当年下文立“奉宪禁碑”,至今该碑立于北岙娘娘宫。

  陈丰泰(1816~1857),谱名业广,号余三,此人虽无功名,但其母为九厅庠生张金厉(4)之女,家教甚严。据民国戊子年(1948)《陈氏宗谱》记载:“公九岁失怙,待母至孝,食必亲侍而后敢食。有疾则吮痈涤裢,未□(5)辞劳,母色稍违辄,长跪请罪不敢起,平居论事奋发,未尝局促大□要在以身许国,归于有济盖其忠孝,根于天性视一切名利薄如也;公生而倜傥,有志节,少涉猎书史,辄能通晓大义,砚友张万清知为,非常器,力劝其从事制举业,而公视富贵如浮云,卒屏勿习”。作为一个地方上见多识广的乡绅和视富贵如浮云、誓以身报国的仁人志士来说,保家卫国是神圣的职责,于是自告奋勇承担起了抗击海匪的职责,大战告胜后又“尽倾家资,广置军器,自雇轮船(6)出剿迹盗”。不幸的是,咸丰七年四月廿八日他率勇前往北日晡,至白叠梅花礁时猝遇大盗—妈□,由于寡不敌众与族弟小笼均战死,年四十有二。郡县之姚鸣廷惊闻他的死讯后,一口气追至宁波□广岙,炮沉其番艇十一只,贼均被灭。

  陈丰泰之孙陈继虞(1865~1940),谱名美瑛,榜名继虞,号际周,名瑚辇。十九岁时父亲离世,所以家中甚是清贫,没有钱到私塾读书,他就跟着族叔和堂兄走南闯北,但他勤勉好学,坚持半商半读,所以没有几年他的学识超过了同龄的学子们。光绪丁亥年(1887)玉环厅县试,陈继虞却因家中贫穷而无法正常参加考试,临考期间正值春天,墨鱼大批洄游产卵,所以他就划船出海捕墨鱼,用所得的资费去参加县试,不想一试即中童生第一名,院试第四名。当玉环厅派人来家中通报喜讯之时,他正在拖墨鱼,所以乡亲们都称呼其为“墨鱼秀才”。民国十六年(1927年)海匪再次侵扰洞头,这其中以陶先明为首的海匪最猖獗,经常在洞头列岛拦船抓人,有些无钱赎人的人家只能遭受丧亲之痛。受祖父的家庭影响,当时已52岁的陈继虞愤而振臂,随后组织志同道合之士租来轮船置办武器,任其为三盘区保卫团总,对海匪进行自卫反击。后官民合作与水警至北龙屿与匪激战三天三夜,擒获十几名海匪,并救回小钓渔船十六艘,海匪被押解归案并执行枪决,自此海匪渐为平息,海岛人民得以安居乐业。

  民国三十年代,在洞头洋上有两股海上势力,一为民国政府巡洋艇“玉平”号;一为海盗“林关山”。这两股海上势力把洞头百姓搅的是鸡犬不宁,百姓恨透了他们却拿他们没办法。

  首先我们来讲讲“玉平”号。“玉平”号,是玉环国民党政府下派到洞头的一艘维护渔民安全的巡洋艇,而这些人非但没有履行自己的义务,还以“保护渔民安全、维护海上安全”为幌子,四季在洞头洋收取苛捐杂税,不顺从或无力纳税者均会遭到毒打。

  1933年某日,辞去职务正回家想侍奉病母的国民党玉环县党部书记、监察委员张昌喜(7)正遇到“玉平”号巡洋艇毒打渔民,他当即组织渔民进行反击,事后马上到温州与同学商量对策,并到南京国民党行政机关申述。同年12月28日“玉平”号巡洋艇被取消,民众自发到北岙后码头夹道欢迎其归来,并送上匾额两块,上书“救我渔民”、“忠正廉明”,另有一块凤凰朝牡丹花屏,题词:“富贵花开第一枝”。他收下匾额,婉言谢绝民众所送之钱,后因民众执意,遂依民众所托,用这笔钱作为建造虎头屿灯塔的第一笔资金,之后他与同乡许世雄(8)一起四处奔走,终于将建造虎头屿灯塔的资金问题圆满解决。1936年,民众依据林环岛的设计图在虎头屿建立第一座国际灯塔。

  讲完“玉平”号,我们再来说说海盗“林关三” 。“林关三”外号“灵昆鲨”。生卒不详,籍贯不详,民间口传有二:一为灵昆人,一为台州人。“林关三”的海盗船从民国三十年代起为祸洞头洋,主要在东岙、半屏山、洞头等一带洋面,抢劫渔商的货物或海产品,发展到后来,直接将船只和人员一起拉走,如没有大量赎金来换,则烧船杀人,百姓苦不堪言。

  民国三十年代中期洞头渔岙叶氏家族的恒发、同春、协记等渔行老板在洞头各渔行发起抗击“林关三”的号召,得到了众渔行的积极响应,纷纷捐献银两用来购买轮船创建炮轮,取名“洞江轮”,由叶唐学任船长。不久后一举擒获“林关三”等盗匪。“林关三”在被押出三盘警察局(9)至北岙小学旧址(当时为空地)审判时,在入口处被愤怒的洞头百姓当场打死。至此,“洞江轮”名扬洞头岛。但不幸的是1937年日本军队入侵洞头后“洞江轮”终被日寇作为抗日的典型而烧毁。

  经过了历史的沧海桑田,“海盗”一词,如今已成为了过往云烟,今天的人们无法体会“海盗”这个词汇曾给当时的海岛人民带来了多少的恐慌与悲伤。回顾洞头海盗历史,我们为海盗当年泯灭人性的杀戮而感到悲愤;为海岛人民当时水深火热的生活而感到悲悯;也为当年抗击海盗而牺牲的义士们致敬。是他们的大义之举换来了人民的安居乐业,洞头人民应该永远铭记,也希望今天的世人能珍惜如今这太平盛世。

  口述:“洞江轮”段由洞头村宫口叶一文(85岁)先生、叶海星先生(55岁)提供。

  (1)武生:即武秀才。?

  (2)飓风:大西洋和北太平洋地区将强大而深厚(最大风速达32.7米/秒,风力为12级以上)的热带气旋称为飓风,也泛指狂风和任何热带气旋以及风力达12级的任何大风。飓风中心有一个风眼,风眼愈小,破坏力愈大,其意义和台风类似,只是产生地点不同。生成于西北太平洋和我国南海的强烈热带气旋被称为"台风";生成于大西洋、加勒比海以及北太平洋东部的则称"飓风";而生成于印度洋、阿拉伯海、孟加拉湾的则称为"旋风"。

  (3)陈凤泰:即陈丰泰。

  (4)张金厉: 乾隆至嘉庆年间玉环厅庠生。谱名张耀鼎,名金厉,号思说。为九厅落水举人张云龙之父。

  (5)□:因原谱有损毁,文字无法辨认。下同。

  (6)轮船:可能为大型帆船。

  (7)张昌喜:(1902-1953)榜名鸿辉,号蜚南,九仙人。毕业于浙江第十高等中学(温州中学)。关于张昌喜先生救洞头渔民的记载见1990年1月《洞头县文史资料》第一辑之《虎头屿灯塔之初建》、《虎头屿国际灯塔漫话》等资料。

  (8)许世雄:(1903-0943)谱名许冠兴,榜名世雄,号知非。洞头隔头沙岙人。毕业于浙江第十师范(即温州中学),曾任国民党玉环自治委员会县区长,后因与国民党当权者政见不同,最终被免去职务,降为平民,40岁时郁郁而终。

  (9)三盘警察局:位于今上街医药公司斜对面。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