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强“围填海”造地项目“耕契两税”征管措施建议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13 12:26:04 编辑:月月 字体:

  温州市洞头地方税务局课题组

  一、温州市洞头区“围填海”造地项目总体概况

  温州市洞头区地处浙南沿海,瓯江口外,是全国12个海岛县(市、区)之一,由103个岛屿组成,故有“百岛县”之美称。浅海、滩涂资源丰富,10米等深线以内浅海26.6万亩,潮间带滩涂10.16万亩。海水养殖面积3.02万亩,直接从事海洋捕捞、海水养殖与滩涂养殖的渔民约25000人,是全国最大的羊栖菜养殖加工出口基地和浙江省紫菜养殖基地。截止2014年洞头区已建成围垦工程27处,新增造地面积2.8万亩;在建围垦工程3处,围垦面积9700亩。此外,目前全国单体面积最大的围垦工程——瓯飞工程(约50万亩),一大半在洞头区域内。

  二、洞头区“围填海”造地项目开发模式

  (一)政府主导开发。由各级地方政府成立指挥部负责“围填海”造地项目,这是政府投资行为,也是“围填海”造地的最主要运作模式;

  (二)政府与企业共同投资联合开发。地方政府与企业联合投资“围填海”造地项目,根据围垦面积与投资成本为权重,按开发协议比例分享经营成果。这是一种市场化运作模式,通常是政府立项目,企业出资金;

  (三)企业主导开发。企业因生产规模扩大或业务拓展需要,申请“围填海”造地项目。这是企业经营内在需求,以企业立项,企业投资,通常以码头、港口、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为主。

  三、洞头区“围填海”造地项目海域、滩涂的利用现状

  (一)海域、滩涂养殖现状。靠近大陆岸线潮间带的海域、滩涂已经是所在街道、乡镇养民养殖蛏子、花蛤、虾、蟹等养殖区域,属于在利用海域与滩涂。

  (二)浅海水域养殖现状。离陆地稍远的平潮水深10米以内海域是养殖紫菜、海带、羊栖菜、深水网箱(养鱼)等养殖区域及定址张网作业区域,属于部分已利用海域。

  四、洞头区“围填海”造地项目土地出让方式

  (一)政府采取招拍挂方式出让。土地评估价格中已经含有耕地占用税,国土部门没有分开申报,以土地出让金方式将耕地占用税一并入国库。是一种将耕地占用税含在土地出让金中变象的征收方式。

  (二)政府通过行政划拨方式出让。土地一般采用无偿划拨方式,就不考虑耕地占用税。属于企业投资项目国土部门将信息传递给地税部门,告知纳税人履行纳税义务,税务部门根据征用土地类型,确定应征土地面积,计算耕地占用税,这是占应征土地面积中很少的一部分土地。属于政府公建项目的,就没有实行信息传递,耕地占用税也就没有征收。

  五、洞头区“围填海“造地项目”“耕契两税”征管存在的难题

  (一)对耕地占用税的定义进行狭义理解。政府土地主管部门及纳税人通常认为耕地就是种植农作物的土地,需要纳耕地占用税。但对占用林地、牧草地、农田水利用地、养殖水面以及渔业水域滩涂等其他农用地建设房或者从事非农业建设的,比照本条例的规定征收耕地占用税的规定理解不了,接受不了,是造成耕地占用税漏征漏管的主要原因。

  (二)纳税信息交互滞后,税务机关征管措施乏力。无论是农转非征用环节,还是土地出让环节,地税部门尚未与国土部门建立实时的信息交换机制。通常采取按季或按年信息汇总传递,无法实时监控纳税人交易信息,导致信息传递滞后。税务机关仅依靠国土部门的供地合同征收契税及耕地占用税,信息传递不全或不及时是造成日常税收征管工作被动局面的主要原因。

  (三)土地出让方式多样,耕地占用税征收不足额。国土部门在供土环节,通过招拍挂出让方式地价中含耕地占用税;通过协议作价出让方式地价中有的含耕地占用税,有的不含耕地占用税;通过划拨出让方式均不包含耕地占用税。税务部门很难确定其出让土地价格中是否含耕地占用税,在出让土地中有多少是应税的土地,有多少是免税的土地,无法准确判断。耕地占用税在供地环节征收,会导致重复征收。因为出让土地评估价格中已经含耕地占用税,在供地环节又征收一道耕地占用税,容易引起税收行政复议或税务行政诉讼。

  (四)造地方式不同,其造地成本也不同,契税计税依据很难确定。由于土地取得方式不同,导致“围填海”造地项目的围垦成本不同。有的是生地现状出让,有的是熟地出让,有的是缴纳海域使用金出让。其投入造地成本相差很大。土地招拍挂方式出让,其契税计税依据是土地成交价格。但企业自行投资的土地,其契税计税依据仅包括海域使用金,还包括企业造地成本计税?目前没有统一口径。

  (五)对已使用海域、滩涂征税耕地占用税,操作层面依据不足。因为海域使用权管理权属于海洋部门,而围成后形成土地又属于国土部门出让,项目赔偿实施主体通常是街道、乡镇、指挥部。耕地占用税征收机关属于地税部门,部门之间尚未建立密切的协税护税机制。对已使用的海域、滩涂属于征税范围,实施细则有规定。但如何认定被征用海域、滩涂属于已利用海域、滩涂?需要哪个部门进行认定?认定需要提供哪些材料?《耕地占用税暂行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均没有涉及此项规定,给基层地税征收单位带来认定困难。

  六、加强洞头区“围填海”造地项目“耕契两税”的征管措施建议

  (一)加强政策宣传,明确征税范围。通过各种新闻媒介多形式全方位宣传耕地占用税相关政策,主要对占用林地、牧草地、农田水利用地、养殖水面以及渔业水域滩涂等其他农用地建设房或者从事非农业建设的,比照本条例的规定征收耕地占用税的规定。尤其要加强对国土部门、海洋部门相关职能科室经办人员的政策宣传,在农转非土地征用环节、土地出让环节以及海域使用权出让审批环节,及时将土地出让信息传递给税务机关,及时告知纳税人履行纳税义务。

  (二)建立部门信息共享机制,完善“先税后证”制度。地税部门要加强与国土部门的联系,建立信息共享制度,尽早实现实时信息数据传递、查询等功能;同时加强与海洋部门沟通,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及时掌握海域使用权出让信息与海域(滩涂)利用情况。完善“先税后证”制度。无论是在土地征用环节还是土地出让环节,国土部门相关职能科室落实“先税后证”制度,及时向提供地税部门有关土地出让信息与海涂围垦情况,为加强“耕契两税”征管提供基础信息。

  (三)转变耕地占用税的征收环节,明确纳税人。依据《耕地税暂行条例》及其《实施细则》转变耕地占用税纳税环节,从供地环节转变农转非环节。经批准占用应税土地的,耕地占用税的纳税人为农用地转用审批文件中标明的建设用地人;农用地转用审批文件中未标明建设用地人的,耕地占用税的纳税人为用地申请人。通过海域使用权审批后直接用于建房或从事非农建设的,耕地占用税的纳税人为实际用地人。

  (四)明确已使用海域、滩涂的认定主体。土地大类分为耕地、建设用地、未利用地。尤其是围海造地是否属于未利用地,如何确认已养殖海域与滩涂等问题。建议成立核议小组,成员由地税、国土、海洋等部门组成,并制定切实可行的操作办法。同时,建议浙江省对已使用海域、滩涂减半征收耕地占用税。

  (五)根据土地出让方式不同,确定不同的契税计税依据。纳税人与土地管理部门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计税价格依据《契税暂行条例》、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有关契税问题的通知》规定确认;纳税人与海洋渔业管理部门、土地管理部门签订海域使用权(土地使用权)出让三方合同的,参照规定确认计税价格,计税价格中应当包括土地出让金、市政建设配套费以及各种补偿费用(海域使用金、环境补偿费等)。若申报交易价格明显偏低的,依照《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有关契税问题的通知》规定,依次按评估价格、土地基准地价确定。

  课题组:温州市洞头地方税务局

  课题组组长:吕东辉

  组员:陈后平林新程(执笔)